我们的精湛技艺


优雅精湛的技艺代代传承,我们深深植根于教皇新堡,契而不舍。我们一直的愿望就是力臻完美,酿造出品质优异的葡萄酒。



对葡萄种植的热爱



葡萄种植是永不停息的运动,永无止境的循环,如生命与四季般。每一年我们都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可这些工作却也时时不同,根据天气、土质、虫害和月相周期不停调整。种植葡萄,首先是维护一种平衡,小心呵护植株在自然环境中繁衍生长。



葡萄酒酿造与自由表达



上个世纪初,巴罗什酒窖用最传统的设计,用坚硬的岩石修筑了酒窖。在这里葡萄被受呵护,我们的头等大事就是保证它们的良好状态。因此,在酒窖工作的所有人皆全力以赴。酒窖被分隔为高低不等的几层,利用天然重力引导葡萄酒液的流出。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以最轻柔手法处理葡萄酒,令其最大限度地保持清爽,体现风土,并产出华丽的丰富口感的葡萄酒
在凉爽的酒窖中,耐心是酿出好酒的必要条件。尽可能减少人为干预,缓慢的萃取和漫长而细致的培养,以维持葡萄酒脆弱而微妙的平衡。在长达18个月的培养过程中,我们根据不同葡萄品种的特点与结构,用不同的容器培养:foudre大木桶适合培养歌海娜,西拉和慕合怀特适于用barrique标准木桶和demi-muid半大木桶,而神索则要进入混凝土酒槽。

葡萄酒品鉴是一门鲜活的历史,是人与酒之间真正的相互交付。



庄园的四季



春季......与时间赛跑的季节



在漫长冬季沉睡的葡萄藤,于此时苏醒,生机勃发!
没有更多热身,这段时间的工作像一场不可以放松的短跑。三月到四月间必须完成修剪,竖起被密史脱拉西北风吹倒的植株,绑紧西拉枝条,手工培养幼苗,放置扰乱激素胶囊,以及锄土、耕耘和翻地......一切都要在葡萄藤的嫩芽出鞘之前完成!
因为我们选择了不使用除草剂,因此在之后数月只能不断使用十字镐为园地除草......

春末,我们要为葡萄藤仔细剪除赘芽,以便控制产量,促进产果嫩芽的生长。与冬季修枝一样,这项工作至关重要,最需要加以考虑权衡。



夏季,海滩,科西嘉岛,朋友们!



用“悠闲惬意”来形容葡萄种植者的夏日生活再恰当不过。我们照料植株,进行几次绿色采收,让剩下的葡萄果实更好地吸收养分,照料被风损坏的葡萄和藤蔓,喷洒起防护作用的药物......但总的来说,夏季是休养生息,果实成熟的季节!
经过夏季修整后,开始准备检验葡萄的成熟情况。酒庄采用传统的肉眼观察和亲口品尝果实的方式来鉴定葡萄的成熟度。9月,我们要为采摘做好准备,调试拖拉机,准备采摘篮和整枝剪,安装背筐,然后等候采摘的合适时刻来临。从最早成熟葡萄园采摘到最晚成熟的葡萄采摘完毕,历时差不多一个月。然而谁也无法预估采摘路线,每一季都截然不同,往往会有出其不意发生。



秋季接踵而来,犹如一帧又一帧的连环画:咔擦!砰!嗖!吱!



神经紧绷,这是最后冲刺的紧张时刻,既是必须完成的工作,也是我们的职业信仰。.....整个秋季的紧迫感伴随我们直至采摘结束。葡萄园中热闹非凡,整枝剪咔擦作响,串串葡萄跌落在采摘篮之中。葡萄完全由手工采摘,随后再经过严格筛选。每年,葡萄采摘工们都会如约而至,其中会有些新面孔,但是我们最开心的是看到老伙计们的笑脸!
酒窖里也严阵以待,将最后一批酒桶擦亮,焦急地等待着葡萄酒液到来。酿造葡萄酒的过程异常繁忙,却充满乐趣。如同烹煮文火慢炖的菜肴,每隔12小时定时轻柔搅动,以便令葡萄成分完全释放。

数星期的忙碌过后,葡萄园内又恢复了平静。葡萄藤上的残叶慢慢变红,11月头几场霜降也要来临了。



冬季,值得好好休整......



冬季,我们悠闲漫步......酒窖中的葡萄完成发酵,葡萄园里最后一次土地翻耕:“冬季犁沟”,让土壤覆盖住葡萄藤抵御严寒。随后,我们还要“挖洞”,将衰老或病害的植株拔除。
终于可以偃旗息鼓,稍稍放松休息了!
深冬来临后,我们根据月相起伏,对葡萄藤进行修剪,规划下一个崭新的年份......